武汉72岁健美冠军,不幸染新冠肺炎去世,此前

武汉72岁健美冠军,不幸染新冠肺炎去世,此前

时间:2020-02-23 08:4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其实就在2020年1月18日上午,在汉口中山公园西南角的一间健身房里,72岁的邱钧还在畅想自己的规划呢:今年6月,他将前往南京参加“世界奥赛之夜”健美比赛,而在2019年,邱钧曾拿下此项赛事的老年组亚军。

那天的邱钧,像往常一样雕琢他的肌肉,跟随他一同练习的学生有些担忧:“最近流感的传言很凶,不要待在健身房,太密闭了。”可直到1月20日,钟南山院士宣布“新型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”的当天,邱钧依旧待在他钟爱的健身房。

2月6日,邱钧家人在他的朋友圈发出一条信息: “从不生病的父亲却没有躲开这场灾难……”

年过七旬的健身者

在汉口中山公园的一隅,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邱钧的身影。酒红色的老旧布袋,里面是各式健身器材:一把健身轮、一对5公斤的小型哑铃以及衣物、水杯。邱钧1米7左右的个子,并不高大,却拥有健硕的臂膀。每天上午9点,邱钧的身影都会准时在此出现。当他穿着背心、或光着膀子在锻炼的人群中经过时,总会显得格外亮眼。

清晨的中山公园是老年人的乐园,栏杆外是匆匆经过准备上班的年轻人。这里的晨练方式有很多,散步的、慢跑的,甚至有撞树的,而邱钧的健美身材和一身专业的装备,总会吸引路人的目光。

他上午在公园健身三个小时,整个下午都在健身房。

2003年邱钧退休,一位开健身房的朋友给了他一张终身免费健身卡。不久之后,已经56岁的他,开始与其他20多岁的教练们一同卖卡、授课,一同参加健美比赛。他说不是为赚钱,每次外出参加健美比赛,他都要自费2000元以上,这还不包括报名费。

随着锻炼,邱钧的体态也越来越好,俨然成了健身房的活招牌。2019年底,邱钧为健身房招揽了几位顾客,全是老大爷,除了被邱钧吸引,还有一个简单的原因,健身房做促销,月卡只需19.9元。省钱,是大多中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和选择。

在这里,除了平常一道锻炼的老年人,邱钧还有一些比他年轻的学生,比如露露,一位在附近医院工作的40岁女性,是两位孩子母亲,已在这间健身房锻炼多年。

邱钧指导他人健身

从公园到健身房,邱钧的学生有很多,他对学生的要求很严格,手握器材的每个动作都会示范一遍,还会帮着数动作次数。

1990年,那时的健身还是新奇玩意,不知“健美”为何物的邱钧,因有跑步锻炼的习惯,代表厂里参加了湖北省第一届健美大赛。在黄冈新搭建的体育馆舞台中央,邱钧第一次向旁人展示自己的身材,随即口哨声、喝彩声频出。那一年的比赛,邱钧拿到全省第五名。

也是从那时起,他开始了自己的健美路。

在那个时代里,健身是一种奢侈

武昌车辆厂旧址,已成为武汉的标志性建筑:武汉绿地中心。

1950年,邱钧在两岁时,便随着在部队的父亲,从福州来到武汉汉口。父亲在部队里从事勘察工作,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。邱钧和另外三个兄弟一同,与母亲生活,上世纪的五、六十年代,注定是不好度过的。在那段紧巴的岁月中,邱钧每天会去看着部队里的战士,练操、出操、跑步,还跟着有样学样,他说希望在外工作的父亲回家的时候能够看到自己的变化。

图为武昌车辆厂的老宿舍区。

1964年,年仅16岁的邱钧,在中专毕业后进入武昌车辆厂,负责铁路的维护。当时的车辆厂负责交通运输,而从普通工人,到司炉,再到火车司机(驾驶运输车辆),邱钧花了十年,但这并没有使他感到充实。

火车司机是单位里待遇不错的岗位,整个车厂只有四个火车司机,邱钧也算春风得意,可连夜的、连续12小时的工作,以及不规律的倒班制,让他的身体开始吃不消。“出一次事故,你个人再优秀,成绩都会给你抹掉!”看着有的同事因为身体状况,在工作上出了差错,邱钧变得更加谨慎。当生活变得乏味、且疲惫时,邱钧会到单位的操场上跑步,两圈、三圈,直至十几圈,一旁的阿姨看得不停发笑。

那一次的疯跑,看着阿姨笑得合不拢的嘴,邱钧第一次意识到,自己除了能够作为一颗螺丝钉,还可以是一捧开心果。于是长跑、俯卧撑、引体向上成了他的生活常态。锻炼得久了,火车修理时,五十斤的铁器需要搬上车,他也能自己解决。

当生活有了方向

邱钧(左一)参加2018年某健身比赛(受访者供图)

在做了半辈子的螺丝钉后,2003年邱钧迎来了退休。进入新世纪,生活水平提升了,人也变悠闲了。邱钧在汉口有了房子,在单位还有宿舍可供居住,退休金也不少,对他来说,好日子已然来临。

从2004年到2017年,做健身教练的日子,邱钧坚持了13年,他每天都会出现在健身房。十来年里,他的身材日渐健美,许多年轻的健身教练已然离开这个职业,去寻找更有前途的行当,而他却成为了这里的招牌。邱钧习惯于参加各式健美比赛,所获荣誉颇丰,多次在全国性的比赛中夺魁。

对于健身运动员来说,为保持较低的体脂率,赛季期间的饮食十分节制,但到了休赛期,往往也会开怀大吃。邱钧不同,鸡肉、鱼肉、蔬菜,看似美味实则令人生厌的健身餐,每日三餐如此,他竟然能够“忍受”十几年。那时他的目标是,健美比赛最起码要比到80岁。

邱钧生前在家中的健身设备。武汉封城之后,他继续坚持在家锻炼。

2020年1月,武汉疫情爆发。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,邱钧才终于不再去健身房。

医院让他的女婿整理的一份表格,记录了邱钧从1月24日直到2月6日的体温、精神状况、是否乏力、咳嗽、胸闷、喘气、腹泻,以及接触史。

1月23号,邱钧来到汉阳的女儿家过年。24号上午他开始发烧,没有食欲,下午测体温,37.7度。随后,家人开车将其送回万松园家里,并在房间内隔离,直到1月29日没有外出。

1月28日,邱钧感到“比较乏力”,下午在社区医院做血液检查后,社区医生开了转院单,到了协和医院发热门诊,由于无法挂号,“前面排300多位,回家”。

1月30日上午,邱钧在新华医院发热门诊进行咽拭检查和拍CT。下午CT检查结果出来,显示“双肺见散在多发斑片状磨玻璃影”。医院输液一天一开,另外开了处方药盐酸阿比多尔片3盒。

1月31日,“睡眠不好,嘴唇发紫”。“31号凌晨,在协和医院排队申请核酸测试,2月1号上午10点做完核酸测试,等结果,体温升为38.4℃”。

2月2日,“核酸检测确诊,社区开单子,去红十字医院,未果(医院方没有接到名单,不能入院)”。次日终于住进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。

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门外(家属供图)

2月6号上午,医院传来邱钧去世的消息。 “赶到医院,整理遗物,签字,等殡葬车把人接走。”

身体一向硬朗的邱钧,没能度过这个冬天。

他的那些健身目标,也只能永远地搁浅了。

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

益美传媒建议:

目前新冠肺炎还没有出现拐点,不可掉以轻心。

昨日(2月8日)上海的卫生防疫专家称,目前可以确定的新冠肺炎传播途径除直接传播、接触传播,还有气溶胶传播,简直防不胜防,所以还是多注意为妥。目前还是居家隔离比较好,等疫情远走,再出门锻炼也不迟。

给大家再强调几点防护小知识: 1、直接传播是指患者喷嚏、咳嗽、说话的飞沫,呼出的气体近距离直接吸入导致的感染,可以通过戴口罩、防护镜有效防护,避免飞沫传播就可以了; 2、接触传播是指飞沫沉积在物品表面,接触污染手后,再接触口腔、鼻腔、眼睛等粘膜,导致感染,可以靠勤洗手、勤消毒来切断,外出没有洗手前,要尽量避免摸过其它东西的手直接接触眼、鼻、口感染。 3、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混合在空气中,形成气溶胶,吸入后导致感染;我们对气溶胶传播知之甚少,应如何防范呢? 气溶胶比较讨厌,会长时间停留在某一个密闭的空间里,或者说患者排的粪便、吐的痰里只要有活的病毒,干燥之后,就有可能飘浮在空气里,咨询了专家意见,@益美传媒 给大家提三个醒: 1、不要去人多的密闭的空间,这一点尤为重要,至关重要,因为你可能跟一个感染者并没有直接接触,只是跟他同处一个密闭的空间里,也有可能传染;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没有大病尽量不要往医院跑,万一要去医院一定要注意防护,防止同一空间交叉感染。之前有些确诊案例,不少是在商场、超市、菜市场。严格隔离,避免外出或少外出。 2、注意外出后的鞋底,有可能会踩到患者吐的痰,带到家里后,尤其是家里还有地暖,暖气,空调,干燥后会飘浮在家里的密闭空间里;回家后鞋尽量脱在外面,或尽量及时清理鞋底。 3、第三个,很容易被忽视的问题,在非典的时候香港曾出现过类似问题,2003年,香港淘大花园E座发生321人感染SARS病毒,致死42人,就被认为极大可能性是气溶胶传播。 家里的地漏一定要往里面倒一点水,即用水密封,如果不行,就用一个塑料袋装上水放在地漏上,因为抽水马桶排出去的粪便,里面的病毒有可能会形成气溶胶在管道里进行扩散。